联系我们 每日签到 招聘版主 致游客信 注册加入 纵氏家园 纵氏论坛 首页

新人报到纵氏要闻纵氏家谱家谱交流纵氏字辈寻根问祖网站建设纵氏文化纵姓名人纵氏企业灌水乐园杂谈阔论情感驿站原创文学影视天地音乐时空书画神韵唯美贴图

五 叔--纵公精古

    作者:纵枞·封  浏览次数:2763  发表于:2015/12/4 08:34  [ ]
五 叔
——国庆返乡随记之三
点击查看大图


(左.精国公 中.精干公 右.精古公)
对于故土可怜的记忆,可以说是从这个离县城不远的宁静平凡小村庄开始的;对于亲人的散碎记忆,也是围绕着爷爷奶奶、五叔五婶朝夕相处展开的。那是六九年的冬天,我和妹妹离开北京来到了这个陌生的地方,度过了一年地快乐无忧的时光。几十年以后,家乡的记忆也还是一直是停留在这里节点。
那时,五叔还很年轻,好像刚结婚不久,家里只有爷爷奶奶和五婶,还有我们两个远道而来的小客人。老家的院子不大,印象里是用玉米秸围成的院墙,一栋普普通通的砖瓦平房,进门是“厅”,左面一间临西墙有柜,北面是爷爷的大床;厅里好像墙上挂着照片和中堂;右面一间是五叔五婶的房间,屋里有一张床,临窗有张桌子,很简单。整个屋里光线并不好,有些黑,我和妹妹不太喜欢待在房间里,尽管外面很冷,但是还是经常喜欢在院子里面玩,或者在不大的村里和空旷的田野去玩。房西头是灶房,我最感兴趣的是风箱,从没见过,拉起来呱嗒呱嗒的,很新奇,很有趣,经常帮奶奶、五婶拉风箱,与其说是爱劳动,还不如说是在找个机会玩个尽兴。屋后有一条大道,蜿蜿蜒蜒地通向县城。
在学校当老师的五叔,印象里平常回家的时间不多,偶尔回来他总是带着我玩,好像我们去过他的学校和县城的火车站。放假的学校里面没有人上课,冷冷清清的,车站也是冷冷清清的,没有几个人等车,只有孤零零的两条铁轨伸向了不知是哪里的远方。记忆里也很少看到驶过的火车,倒是在家里偶尔能够听到汽笛声。
时间不长我们就返京了,那是因为要跟随父母去四川。离开老家后,五叔的消息都是来自于他和父亲的信件往来,只知道他有了一儿一女,儿子叫做万里,女儿叫做亚丽,他后来不做教师了,自己办了个箱包厂,好像生意还不错,挣了一些钱,仅此而已,仅此而已。
八几年回老家时,还是选择住在五叔家,一来是家里还有奶奶,另外我的意识中这里就是老家,是自己的根。这次不再骑着羊满村子乱转,也不再穿着毛窝到大路上看人打草绳,不再跟着邻家大哥囫囵一醉,也不再把奶粉荷包蛋偷偷倒掉,这次我和五叔去了祖林,拜了已经离世的爷爷,去县城看望了大伯,去淮北见了三叔大姑,去合肥找四叔喝酒,一通忙活之余,不舍的还是那个有些残破的小院子。那年除夕,我把五叔喝多了,挨了奶奶的骂,以至于回到家中扑面而来的就是父亲的斥责。
这次时隔二十多年再次回家,没有再住到那个记忆里的院子,院子和宅子早已与时俱进不存在了,五叔盖起了小二楼,整洁的院子也不是当初的那般模样,听五叔说他现在在习画,有一个多月了,以我的鉴赏水平,只能点赞,临走的时候一帮人把他的习作搜刮一空,望着众人的得意和五叔的满意,呵呵,那份郁郁亲情也真没什么可说的了。
在五兄弟中,五叔最小,他给我留下的印象就是总带着笑容,一副谦逊低调的样子,以至于这次连一张单独的照片都没有。你问他话时,他会低声缓语地回答你,你不问他,他总是静静地看着你笑。
走了,五叔,你的微笑我也带走了,装在心里了。

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