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每日签到 招聘版主 致游客信 注册加入 纵氏家园 纵氏论坛 首页

新人报到纵氏要闻纵氏家谱家谱交流纵氏字辈寻根问祖网站建设纵氏文化纵姓名人纵氏企业灌水乐园杂谈阔论情感驿站原创文学影视天地音乐时空书画神韵唯美贴图

仙人洞--民间故事传说

    作者:传易堂  浏览次数:2699  发表于:2014/10/10 18:45  [ ]
“徐州府东南乡,四十五里留古庄。" "萧县的石榴,砀山的梨,留古庄的小瓜压满集。” 这两句话,是对留古庄地理位置和经济状态的客观描述。不过这是自古的描述,当然现在交通便利,经济繁荣,人民康居乐业,不可同日而语了。

留古庄,我的故乡,生我养我的地方。这里是苏皖两省交界处,自古交通闭塞,没有官道。从安徽的楮兰、时村、栏杆、尤集、直到南宿县(现在的宿州市)等各地,人们要到徐州来,太平车走东路,经两山口进徐州。步行则走近路,经留古庄、宋桥、石碑、过洞山口,再经姚庄到徐州。进一次府,那真是相当的困难。

洞山在徐州南面,段山丘陵的中段,与徐州北洞山遥遥相望。段山丘陵曲折起伏,郁郁葱葱。山坡顶,在一块光滑的石板上,有较明显的一只驴的前左蹄印,印池内存有积水;前右蹄印,在安徽境内某南山山顶上;两只后蹄印,在徐州西北某山之上,不得而知。据说,那是张果老倒骑驴途径古彭城留下而来的。当时,驴正伸着头在东海喝水那!山坡下,有一山洞,名叫仙人洞。洞口朝向正东,洞深莫测。洞中有滴水盆,可一步跨过,然回头是汪洋大海。因此,很少有人敢于进洞。

相传,有一李姓的货郎,挑担途经洞口,看看日头尚早,放下担来,擦了把汗,心中暗想:“都把洞中说得神神乎乎的,是真是假,我不免进去看看!反正一会儿就出来了!”于是,把汗巾往肩上一搭,口中哼着小曲,径直向洞口走去。入得洞来,一股冷风扑面而来,心中好不惬意。心中高兴,大步走来,越走越快,洞是越走越深,光线越来越暗。突然,又是一股冷风,飘落了一丝丝小雨,货郎咕呤叮打了个寒噤,毛发紧竖,心中已是有数喽!于是,脚一跺,大哈一口气,猫着腰,抬起头,睁大双眼,更向洞深处走去。洞是越来越窄,双眼漆黑,冷风更紧,不时,有碎碎雪花打在脸上。货郎紧裹上衣,艰难走来!忽然,一脚踩空,滑进水潭,脚不着底,两手慌忙撑在两旁,拔出腿来。跨过水潭,浑身颤抖,拧拧湿衣,心中不免懊恼:“咳!我怎么也不该进洞啊!”转过身来,借着雪花,一眼望去,浩瀚无边,回头无岸!事已至此,进洞既然已决,只好伏下身来,匍匐前进。不知过了多少时辰,几经辗转,挤进前来;见有一丝光亮,遂迎光爬行,近前趴下细望,光线刺眼,泪流满面,擦拭双眼,噢!原来是一小洞口。挤进洞来,豁然开朗,眼前是正门朝东的四合大院。货郎站起身来,舒展衣袖,气宇轩昂,推门进院,门无声息,院内一片寂静。

西厢房重檐叠障,抱柱林立,八大金刚栩栩如生。南面才是正门,两个大铁环挂在黑漆红边的大门上,好像在叮咚作响。向下看,悬崖峭壁,向远看,烟雾缭绕,树木葱茏。正房大殿在八十三级台阶之上,门两旁各有一棵四人合抱粗的大秋树,秋树叶一青一黄地不停地向下落着,绝无声息。货郎斗胆拾级而上,到得殿门,见大门全开,窗明几净,香气幽悠,心情格外舒畅。见两老者白发苍苍,眉须飘冉,在案前正在对弈。旁边站立两位童子,各拿一把拂尘,一童子上前斟茶,香气扑鼻而来。货郎走到案边看两老者下棋,看了一会,有些口渴,但仍未敢于启齿讨水。 又看了一会,感觉天色已晚,就起步走下台阶。按原路返回,竟然一路通畅。

走出洞口,艳阳高照,可是货郎担早已不知去向。悻悻然往家走去,道路整齐,楼房林立,却找不到家门,也无人认识他。

查得家谱,原来已是好几代人前的事喽!又过了几多年,货郎李无疾而终。......

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