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每日签到 招聘版主 致游客信 注册加入 纵氏家园 纵氏论坛 首页

新人报到纵氏要闻纵氏家谱家谱交流纵氏字辈寻根问祖网站建设纵氏文化纵姓名人纵氏企业灌水乐园杂谈阔论情感驿站原创文学影视天地音乐时空书画神韵唯美贴图

历史回声

    作者:纵精古  浏览次数:4850  发表于:2011/9/17 19:50  [ ]
回 声

四十年后,街道耐火厂变成了笔直平坦的环城路面。一个矮矮瘦瘦的小老头,每天傍晚拄着拐杖,在这环城路上漫步。夕阳熔金,把半天的云霞烧成金红,把老头儿稀疏的白发、苍苍的浓眉和雪白的山羊胡须全镀上金红的光。老人一边散步,一边用拐杖指点路旁一幢幢拔地而起的新楼房,仔细辨别着方位。这儿,不错,就是这儿,古老的唐槐巍然屹立在大路右侧,现在已作为文物用栏杆保护起来了。当年,耐火厂的大门就在这大路中央。那个不识字的女工,就是在这儿拾到了那张打了红叉的毛泽东、林彪巨幅合影。那红叉,在当时是那么令人触目惊心!
老头儿记得,学习班结束后,丁毛六在群专里瘫倒不起。唐卫东完全疯了,天天请罪、唱歌、吃水火棍。不久,两个人相继病死在群专。世界上少了一个无用的残废人和一个疯疯癫癫的傻子。县里上报省公检法,反革命疑犯丁毛六、唐卫东畏罪死亡。办案负责人签字,有祖东彪、孟超和他欧阳秋。
就在把丁毛六拖出去埋葬的第二天,欧阳秋一进办公室,就觉得有点不对劲,办公室里好像有人来过。他很快发现桌上压着一张纸,上面用纯熟老道的笔迹写着——
氤氲太平湖,
无风三尺浪。
草木皆成兵,
厮杀甚荒唐。
偃旗息鼓时,
谁怜替罪羊?
这个笔迹并不陌生,神秘老头造访来了!欧阳秋心里咚咚直跳,一遍又一遍地读着,直把它默记在心里。他怕节外生枝,不敢声张,擦着一根火柴,把小诗付之一炬。再也没有人知道这首诗,再也没有人见过那个神秘老汉。
四十年过去了,这件事成为老欧内心抹不掉的阴影,令他感到难言的愧疚。
从那以后,虽然公安还在秘密侦查,反标案再没有任何线索。一打三反以后,清查5.16,批林批孔,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76年春天天安门“反革命事件”……每逢一次运动,总要把耐火厂反标事件再追查一番,但每次都是没有结果的闹剧,像一阵阵飘忽不定的风,来无影,去无踪。这风,开始是那么寒气逼人,后来,随着严冬将尽,竟带来一丝春意。特别是76年清明节,天安门广场的呐喊和六年前耐火厂微弱的呼号竟融成一支惊天动地的交响乐,蝴蝶的翅膀终于搧起波澜壮阔的怒涛,鼓荡着人们心底对春的呼唤。四十年过去了,始终没查清当年那宗离奇的反标案,倒是一次次撞击人们的心房,复苏着人们僵冷的心。天安门事件是冬末的一声春雷,而耐火厂案件却是冰天雪地里的一支奇葩。“老百姓中酝酿的情绪,到底是无穷的祸患呢,还是星星之火?”——白胡老头儿在当年黑胡子的时候就这么想,现在,他依杖瞻仰古槐,再一次喟然慨叹:“水可载舟,亦可覆舟啊!”这时,老唐槐蓦然作出嗡嗡之声,它睡了一觉,做了些荒诞噩梦,睁开眼来,见足下这个耄耋老头,已经幡然醒悟,有些灵性了。老槐道:“老弟,四十年蓦然回首,惊呼何其荒唐,痛哉!然当年谁不是一本正经、认认真真地干荒唐事?身处荒唐,何人感到荒唐?”欧阳闻言,恍然,悚然。
“最荒唐者,有察觉了荒唐、道出了荒唐的先驱,当时却被千夫指为‘荒唐’。张志新、遇罗克、还有你们追查的耐火厂案件,当时谁不咬牙切齿咒骂他们是‘阶级敌人’,心中暗笑他们‘荒唐’?荒唐成为常态,觉醒者反成‘荒唐’,这岂不是我们民族的悲哀?”欧阳醍醐灌顶,茅塞顿开,随着老槐痛切歌吟——
“君不见,民不聊生寒蝉噤,
君不闻,‘豪言壮语’尽悲歌!
青春韶华总流逝,
夕阳黄昏空蹉跎。
愿鉴史辙罢折腾,
一纸荒唐祭岁月!”
歌罢,欧阳挥泪,唏嘘不已。

暮鼓长鸣,欧阳老人迈着苍老的步履,穿过当年的耐火厂,披着一身金光,走进璀璨的晚霞……

发表评论

验证码: